46名资本市场“老赖”名单曝光,这人欠了34亿(附名单)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03 19:35

46名资本市场“老赖”名单曝光,这人欠了34亿(附名单)

2018-07-03 17:29来源:消费金融行业资讯证监会/科技/公司

原标题:46名资本市场“老赖”名单曝光,这人欠了34亿(附名单)

来源 | 澎湃新闻

作者 | 刘歆宇

第二批资本市场“老赖”名单在7月2日出炉。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了这46人的详细失信记录后发现,慧球科技(600556)、华泽钴镍(000693)、金亚科技(300028)、昆明机床(600806)等上市公司成为“重灾区”。其中,华泽钴镍董事长王涛、副董事长王应虎等6名高管上榜,慧球科技董事长董文亮、实际控制人鲜言上榜。

高管上榜最多的公司,当属金亚科技。这家在6月27日刚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启动强制退市程序的公司,将成为A股第二例因欺诈发行而被退市的上市公司。这样一家公司,其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丁勇和等14名相关人士都登上了本次的“老赖”名单。

此外,还有多名老赖因为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行为而吃到过证监会的罚单,其中就包括被证监会认定为“股市黑嘴”的知名证券节目主持人廖英强。

证监会表示,这些名单中的“老赖”均为不缴纳证监会行政处罚罚没款的当事人。

这其中包括多名天价罚单当事人,如鲜言,其曾因因操纵“匹凸匹”股价案接到34.7亿元“史上最大罚单”后,后又在慧球科技上演“奇葩议案”闹剧再被罚420万元。但这些罚金并未如期缴纳。去年5月,鲜言已经被刑拘。

还有林惠惠,疑似为厦门北八道集团法定代表人。今年3月,证监会通报,厦门北八道集团炒作“张家港行”、“和胜股份”、“江阴银行”三支次新股,筹集资金数十亿元。证监会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开出56.7亿元罚单,为证监会史上最大罚单。

曾放话“不缺少缴纳罚款的财产”的廖英强,竟然也上了“老赖”名单。今年5月,被证监会罚没1.29亿元后,廖英强曾表示,“相当于打了一点多亿的广告,廖英强的名字算是家喻户晓。”此举一度引发各方批评。

但显然,廖英强至今尚未缴纳罚没款。

5月14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在一定期限内适当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火车和民用航空器实施细则》,对“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的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主体”和“逾期不履行证券期货行政罚没款缴纳义务当事人”这两类资本市场“老赖”,处以限制乘坐火车高级别席位和民用航空器的惩戒措施。

一个月前的6月1日,首批限制乘坐火车、飞机名单在“信用中国”网站公示。当日,证监会宣布,其中31人为证监会报送,其中5人被列入“不履行公开承诺主体”,26人被列入“不缴纳罚没款当事人”。

证监会称,“两限”工作的联合惩戒效果初步显现。 6月下旬,当事人杨某某主动联系派出机构,缴纳拖欠一年多的罚款。证监会依规将其从名单中移除。邢某、钱某某、杨某某等人主动缴纳全部罚款,证监会依规不再将其列入拟公布名单。

1,董文亮:慧球科技董事长

在失信记录平台上,董文亮有4条记录,全部发生在2017年他担任慧球科技董事长一职期间。

2017年5月16日,证监会对广西慧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球科技)及董文亮等一众公司高管发出行政处罚决定书。

文件显示,2016年12月31日至2017年1月2日,慧球科技高管起草了1001项议案,并在此后的董事会会议上审议通过。由于议案数量极大,诸多议案前后交叉矛盾,逻辑极其混乱,上海证券交易所未批准该项信息披露申请。但这些议案仍然被上传到网络向公众披露。

监管层认定,慧球科技董事会审议部分议案的行为,违背了《公司法》关于公司守法义务及董事会职权的相关规定,所披露信息的内容违反法律规定,所披露内容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及重大遗漏,披露渠道违反法律规定。

因此,证监会决定,对慧球科技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董文亮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同日发布的另一份市场禁入决定书则显示,因上述违法行为,董文亮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宣布决定之日起,终身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2017年6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文件指出,慧球科技存在十项违法行为,包括蓄意编造并擅自泄露不符合规定的股东大会议案,严重扰乱信息披露秩序,市场影响极其恶劣;公司未及时核实实际控制人情况;公司对尚未披露的重要公告未善尽保密职责等。

上证所决定,对董文亮予以公开谴责,公开认定其终身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2017年11月13日,证监会再次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慧球科技在实际控制人方面的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这一行为作出处罚:董文亮被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的罚款。

2,王国祥:内幕交易恒康医疗

2017年9月21日,证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文件显示,2012年,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恒康医疗)计划收购医院,王某忠是其中三家医院的法定代表人,也是这一收购行为的内幕信息知情人。王国祥是王某忠的亲妹妹,控制其配偶的证券账户,累计买入恒康医疗106.47万股,获利141.38万元。

最终,王国祥因内幕交易,被没收违法所得141.38万元,并“没一罚三”,被处以424.15万元罚款,罚没金额总计565.5万元。

3,薛兵元:内幕交易恒康医疗

与王国祥一样,薛兵元也是因内幕交易恒康医疗而受到了监管层的查处。

证监会于2017年9月21日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王某忠曾就出售医院事宜征求过薛兵元的意见,因此薛兵元也是此内幕信息的知情人。

经查,薛兵元共买入恒康医疗9.53万股,买入金额173.19万元,之后全部卖出,卖出金额179.16万元,获利金额5.16万元。证监会决定,没收5.16万元的违法所得,并处以15.48万元的罚款,罚没金额总计20.64万元。

4,李晓明:博元投资实际控制人

证监会查明,博元投资未按规定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未真实披露公司部分股改业绩承诺履行情况,投资定期报告财务数据虚假,上述重大违法行为,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市场影响极坏,严重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依法应予严惩。

因此,证监会决定对李晓明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对李晓明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终身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5,章源:券商联手拉抬易所试股价

2017年12月6日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中泰证券为新三板挂牌公司易所试推荐挂牌的主办券商,易所试股票做市转让交易做市商之一,涉案期间,易所试与中泰证券拉抬易所试股价,并进行约定交易,构成操纵市场的违法行为。

章源作为易所试的实控人,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

6,张万翔:时任易所试董事会秘书

张万翔被罚与章源是同一事件导致,张万翔作为董事会秘书,被给予警告,并被处以10万元罚款。

7,王涛: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兼时任董事长

王涛的名字,其实已经在第一批资本市场失信人名单中得到过公布,这次又有上榜。

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000693)涉嫌的违规行为极多。单是王涛,在证券期货市场失信记录平台上,就有三条处罚处理信息,最近的一条发生在今年1月。

2018年1月23日,证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华泽钴镍存在虚假记录、关联方占用资金、信披违规等多项违法行为,其中,还包括未披露华泽钴镍为王涛向山东黄河三角洲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借款3500万元提供担保的情况,决定对王涛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的罚款。

8,王应虎: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兼副董事长

王应虎被罚同样与华泽钴镍的违法行为有关。

深圳证券交易所在2016年7月8日发出决定书,因华泽钴镍公司与关联方发生巨额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未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业绩预告存在重大差异未及时修正;存在前期重大会计差错;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的四项违法行为,对王应虎予以公开谴责处分。

2017年10月26日,深交所再次发文,披露该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存在重大资产重组业绩承诺未履行,对外担保、与关联方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对外提供财务资助未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等违规事项,决定再次对王应虎予以公开谴责的处分。

2018年1月24日,证监会在处罚王涛的次日,宣布对王应虎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9,郭立红: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时任副总经理兼时任财务总监

郭立红与王应虎的失信记录相同,同样是在2016年7月8日和2017年10月26日被深交所予以两次公开谴责处分,此外,在2018年1月24日被证监会宣布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10,王辉: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

王辉是王涛的妹妹,也是华泽钴镍公司高管。

证券期货市场失信记录查询平台显示,2016年7月8日和2017年10月26日,深交所对王辉也予以两次公开谴责处分。

此外,在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显示,王涛和王辉分别持有华泽钴镍15.49%和19.77%股份,为控股股东,因公司的多项违法行为,王辉也被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此外,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华泽钴镍和王辉需要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对王涛所欠山东黄河三角洲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的借款本金3500万元、期内利息105万元、逾期还款违约金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案件受理费25.26万元和财产保全费5000元,也需要由华泽钴镍、王辉以及另一名被告共同负担。

但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布在2017年12月9日的资料显示,这几项应履行义务“全部未履行”。

11,芦丽娜: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监事

因华泽钴镍公司的多项违法行为,芦丽娜在2016年7月8日和2017年10月26日被深交所予以两次公开谴责处分。

12,朱小卫: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监事

因华泽钴镍公司的多项违法行为,朱小卫在2016年7月8日和2017年10月26日被深交所予以两次公开谴责处分。

13,朱若甫: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时任副总经理

因华泽钴镍公司的多项违法行为,朱若甫在2016年7月8日和2017年10月26日被深交所予以两次公开谴责处分。

14,常宝强:时任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2016年11月2日,上证所宣布,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600806)业绩预告不谨慎、不准确,更正公告发布不及时,因此对时任总经理常宝强予以通报批评。

证监会则在2018年2月6日发布了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一份市场禁入决定书。文件显示,昆明机床2013年至2015年通过跨期确认收入、虚计收入和虚增合同价格三种方式虚增收入4.83亿元,通过少计提辞退福利和高管薪酬的方式虚增利润2961万元。此外,公司2013年至2015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存货数据存在虚假记载。

因此,对常宝强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15,金晓峰:时任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后任财务总监

金晓峰和常宝强一样,都有三条失信记录,且两人的被处罚结果也是相同的,都是被上证所通报批评,并被证监会宣布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16,唐春胜:时任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2018年2月6日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披露,对唐春胜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

17,丁勇和: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任金亚科技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

在不久前刚刚被宣布启动强制退市程序的金亚科技,这次也有高管上榜。丁勇和作为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在失信记录平台上有3条记录。

2016年5月17日,深交所宣布对金亚科技公司和丁勇和个人都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2018年3月2日,证监会宣布,查明金亚科技2014年伪造财务数据,2014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8050万元、虚增银行存款2.18亿元、虚列预付工程款3.1亿元,因此对丁勇和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的罚款。

18,罗进:2013年9月至2015年8月任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因金亚科技的一系列财务造假行为,罗进被深交所公开谴责,后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25万元的罚款,同时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19,何苗:2013年9月至2015年7月任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董事会秘书

与罗进一样,因金亚科技的一系列财务造假行为,何苗在2016年5月17日被深交所公开谴责,后于2018年3月2日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25万元的罚款,同时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20,李国路:2013年10月至今任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经理

李国路在2018年3月被证监会宣布给予警告,并处以25万元的罚款。

21,刘红:2013年至今系金亚科技财务人员

刘红在2018年3月被证监会宣布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的罚款。

22,曾兵:金亚科技实际控制人周旭辉的朋友

2014年,金亚科技伪造财务数据,曾兵虽然没有在金亚科技公司中担任职务,但是作为实控人的朋友也参与了伪造过程,因此,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的罚款。

23,王海龙:2013年9月至今任金亚科技副总经理、董事

2016年5月17日,深交所对王海龙公开谴责。2018年3月2日,证监会对王海龙给予警告,并处以15万元的罚款。

24,陈维亮:2013年9月至2015年5月任金亚科技独立董事

与王海龙所受的处罚相同,陈维亮先是被深交所公开谴责,后在2018年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15万元的罚款。

25,陈宏:2013年9月至今任金亚科技独立董事

陈宏的处罚结果也与上述两人相同,即深交所予以公开谴责,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15万元的罚款。

26,张晓庆:2013年至2015年5月系金亚科技出纳

张晓庆被证监会在2018年3月2日给予警告,并处以15万元的罚款。

27,曾兴勇:2014年初至2015年4月任金亚科技监事

2016年,曾兴勇受到深交所公开谴责,2018年又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的罚款。

28,张世杰:2013年9月至2015年9月任金亚科技监事

张世杰与曾兴勇所受处罚结果相同。

29,刘志宏:2013年9月至今任金亚科技监事

刘志宏的处罚结果也与上述两人完全相同。

30,舒稚寒:2010年至今任金亚科技商务部经理

2018年3月2日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对舒稚寒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的罚款。

31,孟祥龙:操纵市场

孟祥龙因操纵市场被“没一罚二”,罚没总金额达到4863.87万元。

2018年3月26日,证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文件显示,孟祥龙在2015年3月6日至12日,通过其实际控制的两个证券账户,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尾市阶段利用资金优势申报买入影响“*ST三鑫”价格,并于当日或次日反向卖出,共计卖出2792.68万股,非法获利共计1621.29万元,构成操纵证券市场行为。

证监会决定,没收孟祥龙的违法所得,并处以3242.58万元罚款。

32,潘园根:内幕交易海翔药业

潘园根被罚又是一起内幕交易案。

经查,潘园根所获悉的内幕信息,是浙江海翔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海翔药业)股权激励和高管变动事宜,之后,他使用本人和配偶的证券账户,大规模交易海翔药业股票。

2015年1月5日至7日,“潘园根”证券账户累计买入24.11万股,成交金额210.7万元,获利共计152.11万元。2015年1月6日,其配偶“唐某妹”证券账户买入29.63万股,成交金额261.35万元,获利共计117.89万元。

2018年4月3日,证监会宣布,没收潘园根违法所得270万元,并处以540万元的罚款。

33,徐康军:内幕交易杉杉股份

因内幕交易杉杉股份股票,徐康军违法获利1.56万元。证监会4月3日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宣布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以5万元罚款。

34,王守武:内幕交易赤峰黄金

2015年,赤峰黄金现金收购威海怡和100%股权的内幕信息被王守武获悉。之后,他利用新开立的三个证券账户,在2015年6月30日至8月28日期间,共计买入“赤峰黄金”102.5万股,买入金额1335.71万元,卖出19.4万股,卖出金额232.68万元,盈利60.37万元。

证监会在2018年4月3日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宣布没收王守武违法所得,并“没一罚三”,处以181.11万元的罚款。王守武的内幕交易罚没总金额达到241.48万元。

35,王爱英:内幕交易赤峰黄金

王爱英的配偶赵某,是赤峰黄金董事、财务总监,也是上述赤峰黄金收购威海怡和这一内幕信息的知情人。

2015年7月15日,王爱英将该账户原先持有的股票全部卖出,清仓后买入“赤峰黄金”,成交5.11万股,7月27日又买入成交3.58万股,截至2016年2月底,该账户所持的赤峰黄金股票尚未卖出,盈利48.82万元。

证监会在2018年4月3日宣布,没收王爱英违法所得48.82万元,并处以146.47万元罚款。对于这一内幕交易行为,王爱英付出了总计195.29万元的罚没金额代价。

36,廖英强:公开荐股后集中卖出

被证监会认定为“股市黑嘴”的知名证券节目主持人廖英强,也出现在了这批失信人名单中。

证监会2018年4月3日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廖英强利用其知名证券节目主持人的影响力,在其微博、博客上公开评价、推荐股票,在推荐前使用其控制的13个证券账户,买入相关股票,并在荐股后的下午或次日集中卖出,操纵“佳士科技”等39只股票,违法所得共计4310.5万元。证监会宣布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8620.95万元罚款。

37,岳源:操纵“众益传媒”股价

作为做市商操作员,岳源配合文高永等多人,操作使用账户组,通过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利用联合买卖、连续买卖等方式,制造“众益传媒”交易活跃的假象,操纵“众益传媒”股价,但未能获取非法收益。

证监会在2018年4月3日宣布,对岳源处以40万元罚款。

38,朱康军:内幕交易超华科技

这位“老赖”曾两次受到证监会的处罚。

2017年4月28日,证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了朱康军实际控制42人的49个证券账户,利用集中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连续交易铁岭新城、中兴商业两只股票,构成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证监会决定,没收朱康军违法所得的2.68亿元,并处以相同数额的罚款。

2018年4月18日,朱康军又收到了证监会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这一次,是因为内幕交易超华科技。尽管非但没有收益,反而还亏损了292.5万元,朱康军仍被证监会处以60万元罚款。

39,鲜言:原匹凸匹董事长(原多伦实业实控人)、慧球科技证代

鲜言在失信记录查询平台上,拥有惊人的11条记录。

最早的一条,可以追溯到2013年12月3日,因多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上海证监局对鲜言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到2017年,鲜言的身份转变为慧球科技实际控制人、慧球科技证券事务代表。因慧球科技的多项违法行为,鲜言被证监会在2017年5月16日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其中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30万元,作为实际控制人罚款60万元。

在2017年间,他还因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的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以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的身份,再次被罚90万元。

40,苏忠:时任慧球科技董事会秘书

慧球科技披露的《2014年年度报告》《2015年半年度报告》以及12份相关临时公告违反相关证券法规定,苏忠在2017年5月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被处以8万元罚款。

41,金国强:内幕交易东方电缆

东方电缆在2015年初计划发布“每10股转增8股送4股及每10股派1元”的利润分配方案,金某华参与并主要负责东方电缆2014年年报现场审计工作,而金国强是金某华的哥哥。在获悉这一内幕信息之后,金国强于2015年4月7日至9日期间,使用其本人账户共买入5.27万股东方电缆股票,扣除交易税费后盈利总计1.35万元。同期,使用配偶楼某娟的账户,共买入18.32万股东方电缆,扣除交易税费后盈利总计183.25万元。

证监会在2017年8月10日宣布,没收金国强的违法所得,并处以553.79万元的“没一罚三”顶格罚款。

42,魏新:疑为方正集团董事长

在证券期货市场失信记录查询平台,并没有查询到魏新的失信记录。曾被证监会处罚过又名叫魏新的,是方正集团董事长。证监会在2018年1月11日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方正集团及利德科技、西藏昭融、西藏容大隐瞒关联关系,未配合方正证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方正集团未将签署补充协议的相关情况告知方正证券,未配合方正证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魏新作为直接负责主管,被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43,林惠惠:疑为北八道集团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

在证券期货市场失信记录查询平台上同样没有查询到林惠惠的记录,而这一名字与北八道集团法人姓名相吻合。

2018年3月,证监会对北八道集团开出了高达56.7亿元的史上最贵罚单。据证监会当时披露,厦门北八道集团利用300多个股票账户,100多台电脑,10多位操盘手同时交易,大量使用配资,筹资数十亿元,炒作“张家港行”、“和胜股份”、“江阴银行”三支次新股。而且,在调查过程中,北八道集团高管及相关人员拒不配合调查,财会人员甚至还为了销毁证据抓伤证监会稽查人员。

44,李晓晖

在证券期货市场失信记录查询平台,并没有查询到李晓晖的失信记录。

45,卢志明

在证券期货市场失信记录查询平台,并没有查询到卢志明的失信记录。

46,何思模:疑为易事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人

虽然在证券期货市场失信记录查询平台上也没有何思模的记录,但这一名字与易事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相吻合。

证监会2018年5月24日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何思模在2016年借用他人证券账户,交易易事特,并利用员工持股计划对股价进行操纵及短线交易。

证监会决定,根据其操纵市场行为,没收违法所得6399.71万元,并处以同等金额的罚款。而根据其短线交易行为,对其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何思模总计被证监会罚没的金额为1.28亿元。

-END-

租房分期付背后套路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