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中美贸易战征税清单!两个回合的叠加效应有多大?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9 10:11

详解中美贸易战征税清单!两个回合的叠加效应有多大?

2018-08-09 09:07来源:苏宁金融研究院贸易战/进出口/关税

原标题:详解中美贸易战征税清单!两个回合的叠加效应有多大?

关税层层加码,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升级。近期美国宣布,不但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而且打算把税率从10%提高到25%。为此,中国政府也出台了第二轮反制措施,对美国600亿美元商品加征5%-25%的四档关税。

那么,本轮贸易战有哪些新变化?两轮贸易战的叠加影响又有多大?且看下文分析。

两轮贸易战波及哪些商品? 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商品,已从高端制造向日用消费品扩展。具体来说,美国第一轮500亿美元的征税范围较为集中——7月6日第一批落地的360亿美元包括1333个HS八位数编码子项,涉及HS两位数编码18个子行业,主要集中在机械设备、电子设备、运输设备、医药等高端制造业,这表明第一轮征税范围主要集中在高端制造业。到了第二轮征税,征税规模从500亿美元新增2000亿美元,征税范围显著扩大。从美方公布的清单看,征税范围涉及6048项HS八位数商品,覆盖绝大部分HS两位数子行业,其中化工品、纺织品以及金属制品占HS八位数最多,分别为1435、932和733条,占比分别为23.7%、15.4%和12.1%,机电音像设备则继续高达416条。由此可见,高端制造继续成为美国第二轮征税的主要对象,化工品、塑料制品、金属制品等消费品也全面进入征税范围。

经过两轮加征关税,机电、音像设备累计1261.9亿美元纳入美方加征关税范围,占中国对美该类商品出口比重达63.6%;日用消费品中,纳入征税范围的家具、寝具、灯具等杂项制品出口额为267.2亿美元,占比52.4%。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纺织服装、鞋帽等尽管也进入征税范围,但占比却都没有超过10%。可见,美方对日用消费品加征关税,仍然是选择性的,也表明这类商品在美国进口中依然不可替代。再来看中国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情况。8月3日,财政部启动第二轮关税反制措施,宣布对原产于美国5207个税目的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其中2493个税目加征25%关税,1078个税目加征20%关税,974个税目加征10%关税,662个税目加征5%关税,四档税目加征关税的商品总额分别为217亿美元、121亿美元、107亿美元和155亿美元,总计600亿美元。

从商品清单看,我国第一轮征税清单主要集中在农产品、矿产品等,第二轮征税清单扩展至几乎所有行业。至此,加征关税涉及进口额已经占我国自美进口的71.5%,覆盖了绝大部分关税条目。其中,武器弹药等少数行业,加征关税商品占总进口比例在30%以下,其它大多数行业征税商品占总进口比例在50%以上,而金属、塑料制品、矿物制品等部分行业达到80%以上(参见下图)。

两轮关税加征后叠加影响有多大?

首先,加征关税将对中美双边贸易产生一定冲击。2017年,中美双边贸易额达到历史新高5837亿美元,其中中国对美出口4298亿美元,自美进口1539亿美元。一旦两轮加征关税政策全部落地执行,必将对两国产生贸易转移效应,两国都将寻求第三方的替代供应方。

加征关税对双边贸易的影响,取决于双方对对方商品的价格弹性大小。中国对美出口方面,根据西南证券测算,若按照加征关税25%执行,中国对美出口额将减少309亿美元,对应的出口增速将放缓1.4个百分点,中国经济GDP增速也将因此放缓0.25个百分点。特别是价格弹性较大的通信设备、计算机和电子设备制造业、医药制造业等,价格每上涨1个百分点,出口将收缩1.3-1.56个百分点。相反,日用消费品如纺织服装、塑料制品的价格弹性极低,价格上涨1个百分点仅会带来出口量下降0.02%和0%。因此,中国对美出口受关税影响最大的仍然是通信、机电等高端制造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对美出口影响相对较小。中国自美进口方面,根据光大证券测算,中国对美国关税每提高10%,整体进口金额将下滑7%。因此,第二轮中国对美国6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5%-25%的四档关税,将导致67.83亿美元的进口收缩,加上第一轮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形成的87.5亿美元减少额,二者合计为155.33亿美元,相当于中国总进口的0.84%,总体影响十分有限。

其次,贸易战对两国通胀影响的差异较大。一国的通胀水平一方面取决于自身的消费水平等经济基本面,另一方面则来自于国外输入型通胀。历史数据表明,美国国内通胀率与进口商品价格指数高度相关(参见下图)。美国 2017 年商品进口总额是 23608 亿美元,2500亿美元加征关税商品占比为10.5%,若全部加征25%关税,将抬高进口价格2.625%。经测算,2000年以来CPI、PCE相对于进口价格指数的弹性系数为0.11和0.09,由此,一旦美国对华加征关税政策落地执行,美国CPI和PCE将因此而上升0.29%和0.24%,虽然这只是基于历史经验的简单线性外推,但仍可大体代表贸易战对美国国内通胀的影响。

反观中国,在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高涨时期,中国也曾面临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但是从历史长周期数据看,通货膨胀主要受国内经济基本面特别是猪肉等食品价格、医疗服务、房租等因素的影响更大,而与进口商品价格波动的相关性不大(参见下图)。

在此次中美贸易战中,对国内通胀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国内大豆进口价格可能存在较大上涨压力。但是,实际情况可能没那么悲观,即便按照最为极端的情况计算,全国大豆价格出现25%涨幅,拉动CPI上升也仅为0.35个百分点。然而,贸易战爆发以来,中国大豆无论是现货市场价格还是期货市场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参见下图),并没有出现市场预期的大幅上涨趋势。

综合来看,仅就贸易领域而言,虽然双方争端进一步升级,但整体影响依然处于可控范围之内,对中国出口和经济增长的影响可能也较预期的低。就贸易战对两国通胀的影响而言,美国受到的影响或冲击甚至可能更大。

当然,中国在机电、通信等高端制造业受到的冲击将远大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影响,而美国国内经济形势和消费需求强劲,中国对美国的日用消费品出口甚至可能会出现超预期的增长,当然,这一切还需要看中美贸易战下一步将如何演进。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黄志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