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远举:长假7天,你是在景区看人还是在路上看车?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8 19:16

刘远举:长假7天,你是在景区看人还是在路上看车?

2018-10-08 18:33来源:功夫财经黄金周/消费/服务业

原标题:刘远举:长假7天,你是在景区看人还是在路上看车?

刘远举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专栏作家,善用经济视角理性剖析社会、政治、经济、民生问题。作品散见于FT中文网、经济观察报、东方早报、南风窗等多家媒体。

毫不例外,今年的国庆长假,大家再一次演绎了往年的老段子:你到景点看人,我在高速堵车。很多人早就在盼着这个七天假期,想借此好好出去放放松、散散心,可一趟游玩下来却发现比上班还要累。原因无非是去到哪儿都是人,排队排到怀疑人生,堵车堵到想掉头回去。

从出行情况来看,应该说,当下中国的经济仍在高速发展之中,大家的收入水平也都处在增长之中。由此,可以预见的是,旅游需求将会越来越多。根据文化和旅游部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国内旅游人数达到28.26亿人次,同比增长了11.4%。国内旅游收入2.45万亿元,增长12.5%。

所以,国庆长假人满为患的现象,不会是一个静态的现象,而是会越来越严重。继续发展下去,不仅旅客的体验会变得极端糟糕,更有可能发生旅客滞留,以及由此带来的事故。

显然,这种一到长假就人满为患的状况,亟待全社会各个层面采取有力措施进行改进。而改进之前,首先要做的是,必须找到正确的原因。

大数据不能从根本上杜绝景区“波峰”效应

众所周知,旅游是一种服务业,具有服务业生产与消费同时性、不可储存性的特点,很自然地也就产生了“波峰-波谷”的现象。

国庆长假期间景区人满为患,高速堵车的现象,本质上是景区、交通路网的供应能力不能满足需求波峰时的压力。有人或许会问,难道就不能按照需求高峰来提供供给吗?

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成熟景区,意味着资本的投入,以及各种基础设施和辅助设施的建设:交通、水电、酒店、饭店、管理人员、保洁人员、游乐设施、安全设施、甚至WIFI等等。而所有这些投入和建设,都必然要求回报。

以收益最大化为目标,一个景区的接待能力,必然不可能按照波峰时期的游客数量来设计,因为按满足波峰需求来布局,全年的经营必然是亏损的。每一个景区的接待能力都如此设计,全国景区加总在一起,顺理成章的是,长假期间全国性的接待能力也自然是满足不了波峰需求了。

针对景区人满为患的情况,有人提出用大数据来提供实时的数据显示,指引人群,以便游客事先规划,避开人多的景区。与此同时,景区方面也可以考虑在超过景区接待能力的时候,停止售票、限制人流。

这个办法当然可以解决一个景区的问题,但在全国层面,长假制度所造成的景区“波峰-波谷效应”并没有消失,供不应求仍然存在。于是照此设计,最终便会演变为长假出行,大家必须得抢景区门票,或者更公平一些,采取抽签的方式购票。

抢票、抽签,自然会有人抢不到抽不到。那些抢不到、抽不到黄山、泰山、三亚沙滩、长城等热门景区门票的人,一部分会转向国外。另一部分人受限于预算或者时间,仍旧会留在国内玩,只能转向国内的冷门景区。

考虑到冷门景区不管是在自然、人文禀赋上,还是设施等资本投入上都差很多,娱乐性、便利性、安全性较差,吸引力不足,一些人就会取消出行。于是,下边这样的对话便会广泛出现:

——你抢到长城的门票了吗?——没有啊,连天安门的我都没抢到!——我也没抢到泰山的、华山的,三亚的我也没抢到。——那我就不出去了。——我抢到了天池的,但高速公路的通行证我没抽到,不能自驾了。

若果真走了这一步的话,上边被迫放弃长假出去游玩的人,很自然地会对社会治理产生不满。另一方面,受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影响,我们的出口承压、投资效率变低,像长假旅游这种对拉动内需很有裨益的消费行为,应该采取的措施自然是妥善支持,而不是控制甚至打压。

由此可以看出,大数据不仅不能解决长假旅游景点供求的基本问题,反而会产生其他问题。

说到底,大数据就是限制人流,采取凭票供应的方式。这种方式的本质在于,面对低价格需求时,市场的供给量充足但品质不足,为了弥补品质,变量为质,采取凭票供给。

分散休假对国人来说并不现实

那么,是不是可以换一个解决问题的角度呢?比方说解决价格不足的问题,因为一旦价格跟上了,市场的供给自然就能保质保量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里的价格,并不单单指金钱,另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是时间。

服务产品的本质是,在时间上是不可积累的。市场的供给不足,是基于特定时间段内的供给不足,时间段一旦延长,供给自然就会多起来。另一方面,增加休假的时间段,虽然也会引发新的需求,但人的旅游需求,旅游预算,都是有限的。所以,新增供给时,需求不会同步增长,供需矛盾总体上会缓解。

循着增加休假时间这一思路,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带薪休假,彻底地分散大家的出行。

但实际上,带薪休假一直都有,劳动法的相关规定也很明确:职工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满10年不满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满20年的,年休假15天。而且,国家法定休假日、休息日不计入年休假的假期。

这一点在北上广深大城市应该执行得相对不错。起码我周围的朋友,年假都是能保障的。但是,中国很大,各地的执法环境,各不相同,很多地方还执行得不好,所以,很多人还处在呼唤年假的路上。

另一方面,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一个地方的经济越发达,民众休闲娱乐的意愿也就相应地越高。可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国人的收入水平仍然不够高,所以这个意愿还不足。

相关法律法规可以保护一个劳动者应得的权利,保护他们的带薪休假,但是却无法阻止,一个因为想要得到奖金和升迁的人,宁愿牺牲假期也要加班的人。更进一步说,我想表达的意思是,虽然中国人休闲的欲望变强了,但这个意愿,还不足以压过与同事竞争的意愿,或不足以促成与老板谈判的行为。

更何况,对很多人而言,旅游不是独自行动,它更多的时候,是举家出行,是同事朋友一起出行。一旦实行分散休假制,两个家庭,或4、5个上班的人一起出游,协调统一假期的成本就让一起出游变得几乎不可能,最终只得放弃。

恢复五一长假是唯一选择

全国一盘棋的长假制度等同于全国经济某种程度上的停摆。在长假中,上、下游行业均休假了;客户、供应商也休假了,即使企业不放假,职工也创造不了什么价值。在此前提之下,企业给员工放长假,机会成本最小,企业当然会选择放假,这就保障了劳动者的权利。

实际上,这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政府替代劳资双方统一谈判的方式,即在单个劳动者意愿不足,以及劳动者群体谈判能力低下的时候,政府替代劳动者群体进行谈判。这符合中国当下的社会情况。

当单个人的假期在时间上重合时,协同效应带来了效用的提高,也产生出更多的消费需求——这也是长假的重要目的。

目前长假仅剩春节与国庆。对中国人来说,春节是固定不变的亲友团聚假期,所以,剩下唯一远程出游的机会就只有国庆黄金周,自然人满为患。

于是,逻辑都指向一个唯一的选择——恢复五一长假。需要指出的是,我们现在谈的是,恢复五一长假,而不是新设立五一长假,那么,就有必要去回顾一下当初为什么取消。

取消五一长假,是为了中秋放假,是为了维护传统的一个选择。中秋当然是中国人的传统的团聚时刻,值得珍视。但是,中秋仅仅只有三天假期,即便现在高铁发达,对大多数离家在外的人,三天时间也非常匆忙,不会选择回家团圆。回家团圆这一功能,还是春节在承担。

于是,中秋变成了一个既不能回家,又不能出行的鸡肋般的假日。既没有维护传统,又失掉了旅游。

更令人沮丧的是,为了传统,我们牺牲掉了五一长假,而正是因为少了这个选择,这些年的国庆长假,景区的人和路上的车才会越来越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